IT商業新聞網-解讀信息時代的商業變革
當前位置: 首頁 > 深1度 > 正文

內部員工實名舉報:山東銀監局局長包養情人 濟南農商行資產損失30億

2019-06-10 09:42:08 來源:副監事曉彭   

  尊敬的各級領導,全國網友,銀行業同仁:

  在我無意得知青島銀監局領導王忠坦的情婦生子之后。5年來,我一直生活在被降級,被跟蹤監聽,電梯里被死亡威脅的恐懼之中,而那個肆意戕害我的領導,仍在高堂之上,拉幫結派,打擊報復,游刃有余的堵住我的每一條申訴之路。

  今天,我通過網絡求助社會,求助銀保監會,求助各級紀委,向全國網友講述,在過去五年里,我是怎樣由一個副處級事業女性被迫害至面臨開除的無助深淵,二位領導又是怎樣心安理得提拔情婦的,欺上瞞下,山東省聯社、濟南農商行領導涉嫌瀆職致使國有資產損失近30億元的,我為我說的每一個字負責。

  我的自白

  我叫曉彭,本科畢業于南開大學金融專業,目前在濟南農村商業銀行做副監事長。此前,我在山東省銀監局從事農村銀行監管工作。2011年至2014年,我被山東省省聯社黨委任用為濟南農村合作銀行監事長,行政職級為副處級。

  這段濟南農村合作銀行的工作經歷成為我人生的分水嶺。向前,我兢兢業業,天道酬勤。向后,我屢遭報復,陷入絕境。

  在濟南農村合作銀行三年后,我的工作迎來變動。

  2014年末,山東省聯社籌備組建濟南農商行,在組建農商行領導班子時,我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行政職級被時任山東省聯社分管人事的副主任丁浩升寫為“正科級”。我以為丁浩升是失誤寫錯了。可是后來的事情卻讓我明白,這根本不是失誤,而是一場徹徹底底的報復。

  當我發現自己的職級被“人為”降低后,我找到時任山東銀監局副局長王忠坦、丁浩升要求更正(丁親口說是王忠坦讓他這么做的)。從年初到十月,我一直在討要說法,找了他們無數次,沒有得到任何答復。期間,我不同意他們的蓄意降級,他們以此為由,山東省聯社也未給我安排工作。整整將近一年的時間,我都在期待著他們給我回復這種莫名的降級給出說法。希望在等待中破碎。山東省農商行搬了新大樓,我竟然沒有自己的辦公室。這哪里是誤會?這分明是蓄意迫害,排擠,對于相信奮斗意義的職場女性來說,這無異于晴天霹靂。我平時兢兢業業,多次獲得單位獎項,為何會遭到如此對待?我搜索枯腸。想起兩件往事。

  2013年,原工作單位某同事生孩子,邀我陪同一起去醫院,我以工作忙為由沒有陪同,我的噩夢竟從此開始。后來,從該同事那里得知,她的孩子是時任省銀監局副局長王忠坦的。我不敢相信這樣的事:要知道,這個同事和王忠坦都有自己的家室,雖然他們的關系在單位曾是屬于公開的秘密,但是如此這般生孩子,出乎我們的意料。后來,該同事在王忠坦的關照提拔下,一路升為山東省城市商業銀行合作聯盟公司黨委委員。

  與此同時,丁浩升也在系統內有著這種男女關系,原任濟南農合行管理層,排行第六,因工作原因,素與我較多齟齬。

  我和兩個小三之間的往事構成了他們情夫丁浩升,王忠坦對我打擊報復的全部原因。

  2015年,一度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那段被擱置被排擠被報復,我患上了嚴重的心悸。

  兢兢業業工作半生卻這樣的原因招致報復,我心灰意冷,我決定反擊。

  我向中紀委實名舉報王忠坦、丁浩升等在單位發展情婦、違規提拔情婦等一系列違法亂紀問題。

  在時任山東省聯社相關領導的斡旋下,王忠坦、丁浩升等沒有被追責。我的工作問題隨之得到落實。

  我以為這樣息事寧人的安排將結束他們對我的打擊報復,出乎意料的是。這拉開了他們對我打擊報復的序幕。

  2015年11月,山東省省聯社任用我為濟南農商行副監事長(副處級)。在丁浩升的授意下,山東省聯社不按組織規定開黨委會,而是違規組織“六人會議(其中有王忠坦,丁浩升)定我為濟南農商行副監事長,會議明確規定不準我坐主席臺”。目的就是對我降級使用。濟南農商行負責人馬立軍根據“六人會議“落實我為濟南農商行副監事長,并走監事會程序為副監事長(副行級非領導職務)。我作為副處級濟南農商行副監事長一職,沒有得到省聯社上的書面任用,丁浩升、馬立軍等仍舊可以對我的行政職級任意記錄,這為其打擊報復留下了巨大的操作空間。

  我的擔心在日后果然得到印證,我的濟南農商行副監事長一職形同虛設。馬立軍等人從未下發分工文件給我,業務會、行務會議也不通知于我。只按照通知列席監事會而沒有權利決策任何事。濟南農商行副監事長的日子,我如行尸走肉,而他們卻露出猙獰的笑容。

  舉報無果,被監控,面臨死亡威脅

  2018年4月,身心嚴重受創的我到中紀委駐山東巡視組反映我無法履行正常工作問題,該次反映的問題于5月份被轉辦到省聯社,后無果而終。

  10月18日,在我多次找省聯社要巡視查處結果的情況下,省聯社黨組書記孫開連讓濟南農商行負責人馬立軍給我分工,并當著我的面授意辦公室主任、馬立軍等對我的手機、家庭生活等全程監控,我的手機因此無法與外界通話,我立刻報警,卻無法阻止這種迫害行為。這種高強度的精神壓力使我身心受創,我精神高度緊張,多次頭痛,并伴有心悸。

  2018年11月,濟南農商行負責人馬立軍給副監事長分工,再次將我的行政職級寫成“副行級待遇非領導職務”。在單位的樓梯內,我向馬立軍協商恢復正常職級等,馬立軍惡狠狠地說:“再找,以后抓著你的事非弄死你!”。辦公室劉峰在場,電梯監控亦可證明一個農商行的負責人,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公然以死亡進行威脅。這是何等的飛橫跋扈。

  我感到了危險一步步逼近。

  2019年2月14日至今,我就“山東省聯社及濟南農商行某些領導涉嫌瀆職、濫用職權、違法違紀及打擊報復”等問題,曾向省紀委監委反映12次,向省委組織部反映8次,向國家領導人反映多次也轉辦到了省紀委監委。但是在涉事單位領導斡旋干預下,至今無任何查處結果,調查組沒有與我見面。

  更為瘋狂的打擊報復隨之而來。

  2019年5月,馬立軍不按照“黨管干部”的規定,不按黨委提名副監事長的任用程序,而是組織單位人員于5月22日暗箱操作選舉職工監事的方式讓我落選,并由副處級降到副科級,直降兩級!在降級的組織談話時,制造了組織所有的中層進行圍觀,并架著攝像機進行攝像直播的場面,公然的打擊報復!

  在馬立軍的暗箱操作前幾天,5月18日晚上,我因長期心情受到壓制,頭疼心悸難忍,從晚上9點便開始向監事長薛建波等發信息溝通請假及交假條問題。他讓我通過辦公室主任轉給馬立軍請假,溝通進行到12點,辦公室主任傳馬立軍的話說“工作忙不準請假休假,要請假就算曠工!”“請病假要病歷”。濟南農商行負責人馬立軍從不開通我電話。強忍著身體不適,第二天我將假條送到薛監的客廳并多次發信息告知看完病一起交病歷,假條被送到人事部后又拿回來,看完病連病歷一起交人事部又被退回來,仍然堅持說沒有領導簽字不行,請的病假算曠工。

  2019年5月27日,無法接受違規直降兩級我心悸厲害病倒了,我拿著病歷找馬立軍請假,去辦公室不見我,并授意人事部不接受沒有領導簽字的病假條。我只能將病歷拍照發信息給相關領導等請假,第二天人事部打電話告知我說請的病假算曠工。惡意的打擊報復,是要把我逼上了死路!

  我被惡意打擊報復

  人為,違規直降兩級我的行政職級,不批病假條,在我身心受創的情況下惡意刺激致使我心臟疼痛。孫開連,馬立軍等人對我的打擊報復令我身心疲憊,痛苦不堪。

  下面,我實名舉報馬立軍,孫開連,王忠坦,丁浩升等人涉嫌瀆職、濫用職權、違法亂紀及打擊報復等問題。

  我已被他們排擠打壓,推入到深淵的邊緣,無路可退。我承諾將對反映問題的真實性負責。

  30億大案,牽扯山東省聯社、濟南農商行領導層

  2015年3月,時任濟南農商行副部長李丹雨私刻假濟南農商行假公章,并建立假賬戶,伙同濟南四家公司,在中間人——北京某票據中介公司的介紹下與大慶農商行做票據業務,至2016年9月被我行發現時,已涉嫌詐騙近30億!

  李丹雨是因詐騙廊坊銀行2億元被移送至司法機關,而牽出30億巨額資金詐騙大案,濟南農商行本應當時向上級單位報送這起票據詐騙案重大事項進展情況,并通知大慶農商行及時中斷該詐騙業務,共同向李丹雨等犯罪嫌疑人追回近30億的信貸資金損失,但是因為濟南農商行負責人馬立軍等擔心自己被問責,惡意拖延,斡旋,隱瞞此事項。直至2018年4月,李丹雨當年做的詐騙的票據三年到期后,而這時,近30億的詐騙資金已被犯罪分子揮霍一空。大慶農商行才起訴濟南農商行負一半責任,賠款近15億,馬立軍涉嫌瀆職仍在為自己開脫責任消除證據,甚至對外把重大票據詐騙案說成是經濟糾紛!而省聯社一把手孫開連利用職權包庇馬立軍,不按照規定將馬立軍采取停職,追責的行為涉嫌濫用職權!且近30億票據詐騙案涉嫌省聯社資金中心!孫開連的行為,不僅是瀆職,也是在為自己開罪!

  作為濟南農商行負責人,馬立軍為了推脫責任不擇手段。而在其管理下的濟南的農商行,內部管理混亂,各種弄虛作假的行為層出不窮。

  2019年3月20日在沒有聽取董事會、高管層履職報告的情況下,監事長嚴重失職組織監事會11人走形式通過《董事會、高級管理人員年度履職評價報告》。全年指定一位監事參加董事會代替監事會履職,內控風險巨大!

  2019年3月20日馬立軍在股東會上提議修改《章程》中多項重大事項中弄虛作假:沒有將修改《章程》草案具體內容告知監事會及全體股東的情況下強行通過表決,嚴重違背股東及監事會意愿,內控風險巨大!

  馬立軍的所作所為之所以如此大膽,也離不開省聯社一把手孫開連的默許和不作為。兩人為一丘之貉,除了共同在30億的案件上不作為外,孫開連在人事任用等方面的做法和馬立軍風格一致,及其混亂,不合組織規章。

  其一

  濟南農商行有法不依,嚴重違反《公司法》的規定至今已超過16個月不換屆。濟南農商行于2015年初成立,按照《公司法》規定必須在2018年初換屆,但是至今沒有換屆,山東省聯社及山東省銀保監局至今沒有對濟南農商行負責人超過16個月不換屆嚴重違反《公司法》的問題進行問責!

  按照山東省聯社規定:“班子成員換屆年齡不足干滿一屆不再任用”。濟南農商行在2018年初換屆有五位班子成員干不滿一屆。這是省聯社一把手孫開連,人事部長張君不作為“對濟南農商行超16個月不換屆不問責”的原因。其中監事長檔案年齡是1961年串改年齡為1963年為了延遲退休,薛建波早已超過退出副職領導崗位三年!

  其二

  山東省聯社負責人孫開連、人事部長張君違規突擊提拔干部。在近30億重大案件調查期間,于2019年2月24日(周日)突擊組織人員提拔干部!周日下午突然通知大家到場,當場提拔正處級,副處級多名干部。

  其三

  山東省聯社負責人孫開連、人事部長張君知法犯法,嚴重侵犯員工隱私!于2019年3月強行要求全省6萬余名員工簽署“員工行為管理授權書”。強行要求員工簽署授權對家人、親朋,資金、個人社會信息等多方面進行監控,嚴重侵犯員工隱私,影響極壞!

  山東省聯社和濟南農商行內部領導層管理混亂有不少帶病提拔等違法違規問題。

  原省聯社人事部干部科長劉建勛,將其妻王煥榮檔案改小5歲(改成1980年),并作為新員工錄入到濟南農合行,很快提拔為審計部長。劉建勛于2018年1月被違規帶病提拔為副處任省聯社淄博辦事處副主任。

  2016年中央巡視組查處山東省聯社資金中心小金庫等嚴重問題,至今未對相關領導責任嚴肅問責!

  山東省聯社黨委、人事部違反《黨章》規定:設了八位省聯社副主任的梯次選拔后備人員!于2019年3月27日,組織濟南農商行(及全省農商行)進行設至中層提拔領導班子成員的梯次后備人員!

  鄭愛華在位其間,作為原濟南農合行董事長,濫用職權,性質惡劣。山東省審計廳2014年期間審計發現,原濟南農合行向已倒閉,已不向稅務局交稅的多家房地產皮包公司企業發放流動資金貸款近百億!弄虛作假造成巨額信貸資金流失,但是至今沒有追究原董事長鄭愛華濫用職權的領導責任!

  除此之外,同做過濟南農合行支行行長的劉軍海,在2012年期間向山東紅帆集團有限公司(現更名紅帆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發放貸款1筆1900萬,向該集團要回扣10萬,紅帆集團有限公司研究后派業務經理到劉軍海辦公室送了7萬!在劉軍海的授意下向山東紅帆集團有限公司發放的貸款1億多全部形成損失至今不問責!該集團非法集資問題非常嚴重。該集團1億多元貸款全部形成損失,但是劉軍海并沒有被嚴肅追責,反而現任濟南農商行信貸部長。

  現青島銀監局局長王忠坦和原山東省聯社分管人事副主任丁浩升兩人作為黨員領導干部有嚴重生活作風問題。兩人在外均有情人生子,甚至在其操作下,將情人宗蕾和魯靜調入單位領導班子,全然無視黨的紀律要求。我們努力工作,拼搏一生到達的高度,而王忠坦和丁浩升憑借手中職權,肆意妄為,隨意任命。

  丁浩升的情人宗蕾,現任濟南農商行合規部長。在時任省聯社分管人事副主任丁浩升的關照下,宗蕾實現了幾次的提拔連級跳,在短短的幾年內就由基層員工升為濟南農合行副行長、黨委委員!其不僅與丁浩升育有一女,還與原省聯社一把手宋文瑄有染!

  馬立軍,孫開連等人囂張至極,藐視黨和組織紀律,手握黨和國家,人民賦予的權力卻隨意任命、隨意降級。如今,一心為工作,干實事的我于工作上被排擠,與生活上以人身安危被威脅。那些身居高位者游刃有余地堵上了我所有的反映渠道。我已無路可走,也無路可退。

  但是我不愿向他們妥協,也不愿接受違規降級安排,我本是副處級干部,對我的任用省聯社應走程序通知濟南農商行落實程序!

  我求求各位網友,各位領導的關注,懇請上級有關部門對我所反映的上述問題,在查證落實的基礎上,依法依紀嚴肅處理,并督促山東省聯社落實恢復我工作,對我工作使用上的錯誤造成的影響要公開澄清說明,還我清白公道,對我身心受創進行精神賠償!

  求社會各界關注濟南農商行30億元詐騙案,求媒體朋友關注報道。我的電話13969166669,我愿意為我說的每一句話負責。

免責聲明: IT商業新聞網遵守行業規則,本站所轉載的稿件都標注作者和來源。 IT商業新聞網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IT商業新聞網”, 不尊重本站原創的行為將受到IT商業新聞網的追責,轉載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編輯修改或者補充, 如有異議可投訴至:[email protected]
微信公眾號:您想你獲取IT商業新聞網最新原創內容, 請在微信公眾號中搜索“IT商業網”或者搜索微信號:itxinwen,或用掃描左側微信二維碼。 即可添加關注。

品牌、內容合作請點這里: 尋求合作 ??

相關閱讀RELEVANT

led篮球比分牌